晚舟再搁浅 回家路漫漫

七天记者 颜宏

一直以来,中国人都对加拿大抱有特殊的好感,这一方面是源于加拿大籍医生白求恩在中国最艰苦的抗战时期对中国普通民众的无私帮助和舍身救助,另一方面也源于奉行独立外交的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冲破美国的重重阻挠率先与中国建交,使加拿大成为最早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国家之一。但这一累积了几十年的好感自2018年12月1日起破灭了,那一天应美国政府的要求,加拿大政府在温哥华机场逮捕了当时正在转机的华为CFO、创始人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开启了延续至今的加中关系低潮。

 

第一阶段裁定

 

经过近一年半的拖延,在全世界关注的目光下,BC省最高法院副首席法官霍姆斯(Heather Holmes)5月27日在长达23页的判决书中做出结论,裁定美国对孟晚舟的欺诈指控(Fraud charges,涉嫌向汇丰银行隐瞒华为子公司Skycom与伊朗之间的贸易关系)在加拿大成立,即孟晚舟符合俗称的“双重犯罪”(dual criminality)原则。随着周三的裁决结果出炉,孟晚舟引渡案将进入到下一环节。在6月举行的听证会上,控辩双方争论的焦点将会是“加拿大官员在逮捕孟晚舟时行为是否符合执法程序”。

BC省高等法院裁决书

众所周知,一旦引渡程序正式开始,整个司法程序走下来可能要耗费几年甚至十几年,孟晚舟将不得不被困在加拿大。毫无疑问,这名法官的裁决给刚刚有所好转的中加关系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华为公司在裁决后的声明中说:“我们对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的判决表示失望。我们一直相信孟女士是清白的,我们也将继续支持孟女士寻求公正判决和自由。

我们希望加拿大的司法体系最终能还孟女士清白。孟女士的律师团队将不懈努力,确保正义得到伸张。”

 

意料之中与意料之外

 

如果没有这次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这样的裁决或许不会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因为在新冠肺炎疫情这个催化剂下,中、美、加三国的关系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美国对中国的打压导致的相互对抗从原来的遮遮掩掩、相互试探到现在的明面化、相互谩骂甚至开始谈论相互脱钩;中加却在疫情过程中积极互动,从防护用品采购到疫苗研制都开展了广泛的合作。就是在这样敏感的时刻,加拿大依然“司法独立”,确实让很多看不懂的人惊讶、失望。

孟晚舟的律师早就指出孟晚舟被捕时加拿大并未制裁伊朗,孟晚舟的行为在加拿大不属于犯罪,请求BC省最高法院驳回此案。

BC省最高法院则表示法官的职责只是判断是否有足够的证据支撑这起案件最原始的“欺诈指控”是否在加美两国都涉及双重犯罪,无论是否存在“政治制裁”或“政治因素”,“诈骗”本身就是犯罪。

加拿大外长尚鹏飞在裁决出炉后表示:这一裁决显示了加拿大的司法独立。

目前孟晚舟案处在引渡程序的聆讯(Hearing)环节,法官的裁决(Ruling)不是审判(Trial),不具备强制力,也没有具体的执行要求。引渡是行政流程而不是司法过程,加拿大联邦司法部长具有最终的决定权。

本文截止发稿时,联邦司法部长David lametti尚未就这一裁决进行任何表态,但他在今年1月表示过,美国对孟晚舟的指控在加拿大也是犯罪行为,应当以涉嫌欺诈罪名将她引渡到美国。

美国对华为一共提起23项指控,其中13项涉及孟晚舟,大多围绕金融欺诈,只有一项涉及到对伊朗禁运。

在霍姆斯法官作出裁定的前一天,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赵立坚在回应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记者提问时指出,“加拿大参与了一场旨在削弱华为实力的政治阴谋,美加两国滥用引渡条约,严重侵犯了中国的合法权益,加方应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并确保她平安回到中国,以免中加关系持续受到损害。”面对中方如此明确的信息,特鲁多则回应称“加拿大司法完全独立,所以我们不用为判决结果向谁道歉或是解释,我们对于司法系统有充分信心,我们会持续捍卫这个系统。”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裁决后在推特上发布声明回应称,中方对有关决定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并已向加方提出严正交涉。

声明驳斥了加方协助美国打压华为的行动,指出美、加滥用其双边引渡条约,并专横地采用强迫手段限制孟晚舟女士,严重侵害了中国公民的合法权益。

使馆强调,中国政府坚决捍卫中国公民及企业的正当、合法权益,并敦促加方认真对待中国的严正立场以及关切,立即释放孟晚舟女士,不要一意孤行。

 

点击图片,查看顽石最新资讯与项目

中美博弈

2018年12月,孟晚舟事件发生后,根据后来媒体披露的信息,抓捕孟晚舟的决定并不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做出的,抓捕时,他并不知情,有媒体人猜测是美国一些感受到华为威胁的民主党精英一方面为打压华为、一方面也为给特朗普添堵而做出的决定,因为签发逮捕令的纽约东区法院是民主党的地盘,也曾多次在移民问题上做出违背特朗普意愿的判决。而具有商人投机天赋的特朗普顺水推舟,一方面可以打压华为,另一个主要方面则可为中美贸易谈判增加美方的筹码,试探中国的底线。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打破了特朗普的如意算盘,为安抚选民与中国达成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无法正常执行,大选结果很难预料。这让中美之间仅存的一点谈判空间不复存在,看现在的态势,中美大概率将走向新的对抗。

特朗普和美国的政治精英也意识到抓捕孟晚舟引发的反弹超出了想象,不仅让本就脆弱的中美关系雪上加霜,给中美贸易谈判增加困难;让中国和加拿大的关系急转直下,陷入一年多的外交纠纷;引发欧洲、亚洲以及美洲股市的震荡;让全世界的科技企业和科研人员对美国心生恐惧;更惊醒了很多相信西方人权、民主、自由的人,看清了美国霸权的嘴脸后转而支持华为乃至中国……完全偏离了特朗普和美国设想脚本发展的孟晚舟事件成了一个烫手山芋,让加拿大为难,更让总是要占便宜的特朗普为难。但傲慢而顽固的美国依然不肯面对现实,及时止损。就在孟晚舟是否涉嫌“双重犯罪”判决的同一天,反华先锋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表示为对抗中国推动制定的“港版国安法”,已经向国会提交法案,不再视香港为高度自治地区,这暗示美方将终止为香港提供的特殊待遇,让中美之间的对抗进一步升级。

 

点击图片,查询孔子学校活动

加拿大立场

在孟晚舟引发的这场政治风波中,中国和加拿大都是受害者,彼此都付出了巨大代价。特别是政治幼稚的特鲁多政府不仅没有从中学到四两拨千斤、滑溜不粘手夹在两个“争斗中的大象”之间的外交谋略,而是选择了大国竞争中最忌讳的选边站策略。

如果说开始时,没有多少执政经验的特鲁多政府低估了应美国要求逮捕孟晚舟带来的严重后果还情有可原,但之后“外交棒槌”般的特鲁多和“人权圣母”般的前加拿大外交事务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的一系列“神”操作让中加关系无法走出低谷。

2019年1月,当时的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在《国会山时报》发表题为《不要让傲慢与偏见蒙蔽了双眼和灵魂》(Why the double standard on justice for Canadians, Chinese?)的署名文章,指出加拿大等西方某些势力一贯对华采取双重标准,法治只是他们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他们的所做所为是对法治的嘲弄和践踏。

2019年1月18日中国驻加拿大前大使卢沙野在渥太华举办新闻发布会,通报中方对孟晚舟事件的立场 @Sept Days / 七天传媒图片

而小特鲁多和方慧兰的回应是,中国是一个劣等和有缺陷的国家,没有加拿大和其他西方国家一样的法治,加拿大的制度和价值观是优越的。这种居高临下对待中国的方式,暗示加拿大和西方的体系优于中国体系,西方人的价值观优于中国人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更激起了中国的反弹。特鲁多一直坚持“加拿大有独立的司法体系,政治家不能干预或推翻,中国似乎不理解我们的司法体系是独立的。”

 

作为一个只有150多年历史的国家,加拿大一开始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外交事务由英国处理;自二战前后,邻国美国崛起为新的超级大国,加拿大又成为美国的小弟,受到美国的庇护,在国际问题上基本以美国马首是瞻,缺乏以独立的立场和准则处理国际事务的经验。

孟晚舟事件后,加中关系进入空前的低谷。尤其在特鲁多政府撤销了驻华大使麦家廉之后,中国也将驻加拿大大使调任。双方大使走入真空期。

2019年8月在曼谷举行的东盟外长会议期间,加拿大前外交部长方慧兰有机会得以和中国外长王毅举行双边会晤,成为加中关系松动的标志。

这次会晤之后,中国认可了加拿大提名的、曾在上海待过5年的鲍达民(Dominic Barton)作为新的驻华大使;在加拿大宣布新驻华大使任命后的第二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也宣布新的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人选——原外交部北美大洋洲司司长丛培武。

2019年12月5日现任中国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在蒙特利尔国际关系理事会上发表演讲@Sept Days  / 七天传媒图片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尽管本地媒体和保守党政客不时地发出杂音,但特鲁多一直表现得比较克制,让很多华人看到了中加关系改善的希望,但这一希望随着5月27日BC高等法院的判决而落空。

事件回放

2018年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备忘录,称“中国偷窃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将根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要求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涉及商品总价估达600亿美元”,以此拉开了中美贸易战的序幕。双方曾于2018年5月达成暂停贸易战的共识,并发表联合声明寻求和解,但美国随后反悔。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于6月16日公布了第一批针对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征税清单;7月6日,特朗普政府正式对第一批征税清单中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

2018年7月,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和英国五国的“五眼联盟”情报机构负责人开会,一致认为华为公司构成“安全威胁”,决定抵制华为。

2018年8月22日,美国纽约东区联邦法院签发了对孟晚舟的逮捕令。从那时起到12月1日三个多月里,孟晚舟去过另外六个和美国签有引渡条约的国家,分别是英国、爱尔兰、日本、法国、波兰和比利时。她也曾在10月份到过加拿大。如果她在12月1日没有在温哥华被捕的话,她会去墨西哥开会,然后去哥斯达黎加和阿根廷,这三个国家也和美国有引渡条约。

2018年11月30日,据《环球邮报》的报道,当时的加拿大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她那时已经因为兰万灵公司的事情与小特鲁多闹得很不愉快)得到美方的逮捕引渡要求,她的办公室随即通知了枢密院,再由枢密院通知总理。同时枢密院和外交部官员也收到了汇报,司法部随后批准了引渡逮捕令。加拿大皇家骑警、边境服务署、美国FBI(联邦调查局)及美国司法部共同制定了逮捕计划。有关官员后来说,由于时间太紧,加拿大政府没有时间考虑此事的潜在后果。

孟晚舟在机场被捕监控录像画面

 

2018年12月1日香港当地时间下午,美方特工人员看着孟晚舟和一个同事登上国泰838航班,然后把她们的身份信息和衣着特征发给了FBI、美国司法部、加拿大皇家骑警和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几个小时后,孟晚舟在温哥华机场被拦截。根据2019年12月应孟晚舟方面要求公布的拘留、搜查和审讯的文件,加拿大皇家骑警、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和联邦司法部门的执法过程漏洞百出,涉嫌“滥用执法权”、“程序不正义”等行为,他们用了三个小时时间搜查了孟晚舟的随身物品,逼迫孟晚舟交出手机密码,并将其分享给FBI。

2018年12月6日,华为公司发表声明证实孟晚舟被加拿大政府代表美国政府“暂时扣留”,美国正在寻求引渡孟晚舟,华为并不知晓孟有任何不当行为;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表示“加拿大警方应美方要求逮捕一个没有违反任何美、加法律的中国公民,对这一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中方表示坚决反对并强烈抗议。中方已向美、加两国进行了严正交涉,要求它们立即纠正错误做法,恢复孟晚舟的人身自由;中国外交部也表示强烈抗议。

2018年12月7日,华为再发公开信批评美国政府的打压是政治事件;加拿大则表示司法独立没有政治干预;同日,孟晚舟的保释听证会在温哥华的BC省高等法院召开,法官当时未作出任何裁决。

2018年12月8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紧急召见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John McCallum)、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Edward Branstad)就孟晚舟事件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

2018年12月11日BC省高等法院批准孟晚舟的保释申请,代价是1000万加元保释金,交出护照,佩戴电子监控设备,接受专业团队的全天候监视。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