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省自由党产生首位女党魁 少数族裔掌舵,下一届省选能赢吗?

七天记者 梓丰

2018年的魁省选举终结了魁省自由党PLQ(Parti libéral du Québec)多年来在魁北克政坛的垄断地位,获得了该党历史上最低的得票率,其实魁省自由党的分崩离析早在Jean Charest执政后期已经初露端倪,连续执政三个任期的自由党政府积弊太多,腐败严重,赢得选票的亮点仅仅是因为自由党在当时魁省四个省级政党中是唯一一个不主张魁北克独立的政党,让那些倾向统一的魁省英裔、移民群体以及一小部分法裔选民别无选择,只能投它以维护加拿大的统一。

À 46 ans, Dominique Anglade devient la première femme à diriger le PLQ.

大厦将倾 不战而胜成党魁

尽管魁北克的独立运动在新的历史形势下已经日薄西山,后继乏人,但无法继续忍受自由党各种丑闻的魁北克选民在2012年用微弱的选票把自由党拉下了马,把主张独立的魁人党(Parti québécois)送上了少数政府的执政党地位。误判形势的魁人党在执政18个月后发动新的选举妄图改变少数党执政的弱势,争取多数席位,继续其“独立美梦”。其明星党员、独立派传媒大亨Pierre Karl Péladeau高调参选,声称胜出后将立即着手进行独立公投,这引起了厌倦独立运动的民众的强烈反弹,多数选民把票投给了主张留在加拿大的魁省自由党,连魁人党党魁、省长马华在自己的选区都败给了自由党对手。加拿大《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的评论文章称这不仅是继1980和1995年两次独立公投后,魁北克人第三次对独立运动说不,也是魁北克独立运动连续遭遇的第22次失败,包括两次独立公投,七次联邦大选和十三次省级选举。

但自由党党领Philippe Couillard带领下的自由党没有抓住魁北克民众留给他们的窗口期。在平衡选民期望和长治久安之间走钢丝,把精力放在抓经济,以负责任的态度花了三年时间紧缩财政,砍掉了很多财政拨款项目,花大力气削减债务,大力提倡发展经济,极大改善了Jean Charest执政时期债台高筑的现象。虽然魁省政府的财务状况不再继续恶化,连续达到预算平衡,甚至开始出现盈余,但由于其“勒紧裤带”过日子的政策惹怒了那些受影响者,最终在2018年被短视和期待高福利的选民抛弃,Philippe Couillard本人虽在自己的选区当选,但史上最差成绩让他不得不黯然辞职。

陷入低谷的自由党走马灯似地换了几任临时党领,政党政治的现实性让很多人选择在“政党的航船”即将倾覆时赶快上岸,Pierre Arcand、Pierre Moreau、André Fortin、Sébastien Proulx甚至曾任蒙特利尔市长的Denis Coderre等一众自由党大佬都决定不参加党领竞选,最终符合候选人资格,进入新一任党领竞选程序的只有两个人:前魁省副省长Dominique Anglade和只有10万居民的小城市Drummondville市前市长Alexandre Cusson。按照自由党党领的竞选程序,原本应该在今年5月31日前召开自由党党员大会选举出新一任的党领,但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改变了一切。

为了专心竞选,Alexandre Cusson辞去了市长和魁省市长联合会(Union des municipalités du Québec)主席的职位,从去年11月起就失去了收入。但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迫使自由党在今年3月份暂停了党领竞选程序,什么时候重开也不知道。最终只获得了自由党两名议员支持的Alexandre在资金的压力下于5月11日上午宣布退出党领竞选,剩下的唯一候选人,46岁的Dominique Anglade自动成为自由党第16任党领,这是自由党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少数族裔、有色人种党领。

政治世家 学霸历练成政客

Dominique Anglade于1974年出生在蒙特利尔,父母是来自海地的移民。其父Georges Anglade是著名学者、作家,母亲是经济学者和坚定的女权主义者。Anglade先生上世纪60年代在海地获得法学学位后,又去法国求学,后在法国斯特拉斯堡人口研究所(Institut de démographie de Strasbourg)任教。曾因强烈反对当时统治海地的Duvalier家族,在1974年和1991年两次被流放,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蒙特利尔。Anglade先生曾参与创建魁北克大学蒙特利尔分校(UQAM)的地理系,并担任社会地理学教授。他还创立了海地团结运动(Mouvement haïtien de solidarité)等组织,呼吁在海地建立民主政治。Anglade先生退休后主要从事写作和政治事务,以海地传统文学的特殊体裁Lodyans进行创作,这种近似于故事的简短叙事文在他笔下臻于圆熟,代表作有法语作品《失忆》(Les blancs de mémoire)。2010年海地大地震时,他与妻子正好在海地首都太子港参加活动,不幸双双遇难。

Dominique Anglade毕业于蒙特利尔工学院(École Polytechnique de Montréal)和蒙特利尔高等商学院(HEC Montréal),大学时曾担任学生会主席,因成绩优秀获得多项奖学金。1996年,大学毕业的Dominique 前往宝洁公司(Procter & Gamble)担任工程师,两年后晋升业务主管,管理着100多名员工;2000年, Dominique跳槽到北电网络(Nortel Networks),负责战略供应链管理和全球市场预测,2004年被任命为北电魁北克分公司对外关系和政府间事务负责人;2005年,Dominique受聘于著名的国际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Company),专注大型企业重组,为跨国企业领导人提供咨询和建议。

受家庭的熏陶,Dominique 从小就对政治感兴趣,期望承担社会责任,并积极参加各种社会组织和活动。她曾在魁省青年议会(Parlement Jeunesse du Québec)、蒙特利尔青年理事会(Jeune Conseil de Montréal)、大蒙特利尔商会(Chambre de commerce du Montréal métropolitain)、公益组织Centraide、Sainte-Justine儿童医院基金会(Fondation de l’Hôpital Sainte-Justine)等近20个机构和组织担任行政主管或理事会成员。

2011年,现任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因政见不合退出魁人党,自组政党魁北克未来联盟CAQ(Coalition Avenir Québec)时,Dominique 就是其积极拉拢的对象,是最早加入该党的成员之一。2012年Dominique担任CAQ政党的行政总裁,参加了当年的省级选举,但落败于自由党候选人。2013年9月,Dominique因对CAQ政党的移民政策、身份认同理念不满而退出政坛,转而担任蒙特利尔投资局(Montréal International)总裁。2015年她再次出山,宣布加入魁省自由党,披挂自由党战袍参加Saint-Henri-Sainte-Anne选区的补选,一举战胜魁人党候选人成功当选。2016年1月,被当时的省长Philippe Couillard任命为魁省经济、科学和创新厅长;2017年被任命为副省长;2019年6月,Dominique宣布参加党领竞选,得到了自由党党团内部除André Fortin和Gaétan Barrette之外的大部分人的支持。

因着各种机缘巧合,Dominique 不战而胜成为新一任自由党党领,既给这个陷入黑暗的政党带来了新的希望,也让很多人因不了解她的政治主张而感到失望,因为没有经过辩论、选举造势等环节。

主张不明 新党魁需厉兵秣马

有政治评论家认为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加冕”。自由党目前最严重的问题是这个存在了150多年的老牌政党在新时代里已经迷失了方向,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无法和不谈统独只谈经济的CAQ区分开来。而缺少了多个竞选程序的当选恰恰没有给她提供展示政治主张的舞台,人们不知道她将如何在剩下的两年多时间带领自由党找到正确的方向。

提到Dominique时,民众最先想到的是她坚决反对CAQ政府的21号法案。这项名为“国家世俗化法”(Loi sur la laïcité de l’État)的法案禁止新受雇的公共服务部门员工佩戴任何宗教标识类服饰,尽管受到很多穆斯林族裔、民权人士的批评,但该法案却获得了魁省民众的广泛支持,甚至民众的立场比政府更坚决。在2019年的联邦大选中,联邦自由党对这一法案的反对态度也是它丧失多数党执政的原因之一。在竞选造势过程中,小特鲁多表示如果他当选,将会采取措施阻止这项法案的实施,让广大支持这项法案的魁省人大为不满,转而投票给支持这一法案的魁北克政团(Bloc Québécois)。在下次省级选举到来的两年时间里,Dominique Anglade如何对这个问题表态,如何纠正民众对她的固有看法将,将是一个严峻和关键的问题。

民众对她的另一个负面印象集中在魁省建筑、家居企业Rona的被收购。创立于1939年的魁省本土著名家居连锁企业Rona,在Dominique担任魁省经济厅长期间被出售给美国的大型企业Lowe’s。Lowe’s早就对Rona 垂涎三尺,2011年就开始频频出高价试图收购,但在交易的最后关头,被当时的自由党财政厅长Raymond Bachand叫停,Bachand指出Rona是魁省重要的“战略资产”,政府将尽一切努力保护它不被外国资本收购。2014年起,不甘心的Lowe’s卷土重来,秘密和Rona高管会谈,除了提高收购价格,还允诺保持Rona总部不变、维持原有的供应商、保护现有工作岗位、维持原有商标等条款,而时任魁省经济厅长的Dominique则未加干预,最终使Lowe’s在2016年成功收购Rona。Rona被收购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不仅经营状况没有好转,几十家商店被关闭,企业的资金利润也外流至美国,因为金融垄断资本的特性就是逐利,不会考虑社会效益,巨额资金收购后,减员增效就是必由之路。

但在另一方面,Dominique也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她的移民后裔身份和个人经历让她不同于传统的本地白人政客。她在坚持移民身份的同时,把自己塑造为法语文化的热情捍卫者,期望实现跨文化、跨种族的社会融合,创造一个没有歧视的社会;她认为气候变化是任何政府都必须应对的最大挑战,要在激进的环保措施与社会现实之间找到一条科学的道路。

随着她的自动当选,自疫情在魁省爆发以来,一直顺风顺水推出各种抗疫政策的CAQ政府一方面要面对民众因抗疫不力而不断产生的质疑,支持率的下降,另一方面也将承受来自反对党自由党的压力。刚刚当选的Dominique Anglade已经开始要求Legault省长对这次疫情处理失败的诸多方面提供更多的信息,同时也承认自由党对目前发生在长期护理中心CHSLD的危机负有一定的责任。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