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超3000,魁省防疫政策受质疑

七天传媒记者 颜宏 5月11日 蒙特利尔

5月11日,魁省省长Francois Legault与魁省公共卫生长官Horatio Arruda一起召开疫情通报会。

疫情概览

截止到5月11日13点,魁省的确诊感染患者为38,469,比昨天增加748人。

1,838人住院治疗,比昨天增加7人。

193人在ICU治疗,比昨天减少6人。

新增85例死亡案例,其中82人来自蒙特利尔,使得魁省的新冠死亡案例达到3,013例,死亡率7.5%。

魁省目前有250,528人的测试结果为阴性,还有2,012等待检测结果。

截止到目前,魁省共有9,703痊愈,比昨天增加177人。魁省的痊愈标准是确诊感染者出现症状已经14天,在过去24小时内没有发烧,过去48小时内没有新症状就可算做痊愈。

蒙特利尔依然是魁省疫情的重灾区,确诊案例达到19,492,比昨天增加295人, Laval以日增加151人重新超过蒙特利尔成为每10万居民中感染人数最多的地区,感染率达到956.1。

 

640-50

魁省疫情分布

魁省民众对政府信任度下降

随着魁省疫情的持续加剧以及充满争议的解封、重启,魁省民众和魁省省长François Legault之间的蜜月期似乎正在结束,越来越多的民众表示对政府的抗疫政策感到十分失望,从对是否戴口罩问题的出尔反尔到设置检测的各种条件,从60岁以上老人要呆在家里到70岁以下老人可去上班或带孩子,从宣布对疫情严重的老人院、CHSLD等老人集中的场所进行全员检测到老人亲属照顾者不进行检测等等一系列前后矛盾、新闻发布会与现实相差甚远的言论和政策后,5月8日下午魁省公共卫生研究所INSPQ(Institut national de santé publique)发布在网上的魁省疫情预测报告更是把民众的不满推到了极点。在这份报告中,蒙特利尔地区和其他地区形成鲜明的对比,特别是在解封、重启后,蒙特利尔地区的确诊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将呈现大幅度上升的趋势,悲观预计6月份时每天感染者达到1万,7月份每天的死亡人数将达到150人。很多魁省民众认为政府选择把这么重要的报告在周五下午发布,就是寄希望于悄悄过关,并且周末两天不召开新闻发布会,以避免被媒体追问。在今天的发布会上,面对众多媒体记者的质疑,省长和卫生长官都表示INSPQ是一个完全独立于政府的部门,是该机构决定什么时候发布报告,政府并不能影响他们。

针对该报告显示的结果,卫生长官表示很遗憾民众把它解读为现实会发生的情况,但实际上这是根据现有数据通过模型推演出来的结果,并且是在政府不采取措施控制病毒传播的最坏预计,并不一定会发生,因为政府会为控制疫情采取行动。

省长还特意解释了自己的政府为什么会经常发出前后不一甚至相互矛盾信息的原因,指出新冠病毒疫情还在不断发展中,针对抗议的指令、政策也随着认识的加深而不断发展,是对情况发生变化采取的相应改变,并不是政府经常改主意,而是情况发生变化,政策也就随着变化。不过他也承认,魁省在应对疫情方面准备不足,这是他第二次认错。

但这份报告带来的后果则很明显,多个地区发起请愿,设立路障,禁止蒙特利尔人到其他地区,周末短短的两天就有多达1.5万人签名。对此省长表示不愿意看到魁省内部分裂,无论蒙特利尔的疫情多严重,所有魁北克人都应该共同抗疫。

 

640-51

INSPQ报告中重启后疫情演变曲线,左为蒙特利尔,右为其他地区

检测目标还没达到

自上上个星期,卫生长官表示将在5月8日达到每天1.4万检测人次的目标,但到目前为止,最高的检测量只有1万左右,主要原因是检测人员人手不足,为此,魁省政府周末签署协议,允许一些健康领域的专业人士,比如牙医、牙齿清洁师等加入到检测人员的队伍中,以达到检测目标。

根据卫生长官的数据,周末的两天里,蒙特利尔的每日检测人次在3千,因为没有那么多人要检测,但实际上,在蒙特利尔进行检测仍需满足一定条件,比如出现症状、与确诊者有密切接触等,根本不考虑无症状感染者。是他不知道吗?可就在几分钟之后,他在回答是否在公共场所测温时表示有些感染者没有症状,测温不能筛出感染者。既然如此为什么要人为的限制检测数量呢?蒙特利尔的疫情是全省最严重的,确诊人数占全省的一半以上,检测量却只占魁省整个检测量的三分之一,不禁让人联想到省长不是那么关心蒙特利尔居民的安危,因为大家都知道,蒙特利尔是魁省自由党的堡垒,不会投票给有分离倾向的政党,所以CAQ政党赢得的选票都在蒙特利尔以往的地区。

市长和卫生长官都没把防疫当回事

640-52

截止到目前为止,蒙特利尔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已经近2千,占全省的三分之二,有七个区的确诊数量过千,分别是Ahuntsic-Cartierville、Côte-des-Neiges-Notre-Dame-de-Grâce、Mercier-Hochelaga-Maisonneuve、Montréal-Nord、ivière-des-Prairies-Pointe-aux-Trembles、Rosemont-La Petite Patrie、Villeray–Saint-Michel–Parc-Extension,且还在快速增长,连不把蒙特利尔当回事的省长Francois Legault都表示很担心蒙特利尔的疫情情况。面对蒙特利疫情失控的情况,从专门负责疫情的公共卫生主任 Mylène Drouin到蒙特利尔市长Valérie Plante都似乎没把病毒当回事。比如在周五召开的公交车移动检测点体验发布会上,尽管她们都戴着布制的口罩,却并没有很好的遮蔽口鼻,口罩不停地滑落,经常把鼻子露在外面;还不止一次地用手把滑落的口罩推回去,之前之后都没有给手消毒;她们也没有遵守社交距离,几乎是肩膀挨肩膀地站在一起,这么看起来,蒙特利尔的疫情失控也是情理之中。

 

医疗系统缺勤严重

从魁省正式提出申请军队援助,三个多星期过去了,到今天只有780名士兵到达CHSLD来帮忙。而且每个士兵的工作期只有28天,过期要轮换,魁省政府正在和联邦政府、军方协商,希望允诺的士兵能早点就位,也希望能想出轮换的办法使得前来帮忙的士兵能坚持到疫情过去再离开。

省长在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再次呼吁那些缺勤的医护人员能尽早回来上班,表示医疗系统缺人手,需要他们的帮助。尽管魁省省长和卫生部长一直表示魁省的防护物资充足,但现实中有很多机构表示防护物资严重不足,与确诊患者直接接触的人员连专业的防护服都没有,N95口罩也要求在非常严重的情况下才能使用,医护人员在病毒面前完全是“裸奔”。在市中心Place Dupuis旅馆改造成的方舱医院帮忙的、来自地区的5名护理人员完成任务,回到各自的地区后,都无一例外的感染了病毒,不得不开始14天的隔离。他们表示在Place Dupuis这个住满了感染新冠病毒患者的地方,他们唯一的防护器具是一个外科口罩和一个工业用安全护目镜。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