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天传媒:博大文化视野(2019年5月18日)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1

 

【文化杂谈】

太虚和尚与20世纪初的新潮思想大家

——“人间佛教”展开的思想文化背景

步虚

https://ss0.baidu.com/6ONWsjip0QIZ8tyhnq/it/u=777695529,1211137542&fm=173&app=49&f=JPEG?w=528&h=240&s=62009C451610883D708F7C7C0300F019

在前面的杂谈中,我们了解了太虚面对民族及佛教自身的生存危机而倡导“佛教革命”,进而提出“人生佛教”和“人间佛教”主张这一史实。今天,我们再说说在太虚“人间佛教”思想形成过程中,那个时代旨在复兴佛教的思想文化之风所起的作用和影响。

佛教自印度传入而与中国历史文化和社会现实相融合,经魏晋而隋唐,已日益成为中国文化整体结构的三大组成部分。自“会昌法难”后,中国佛教渐趋颓势,降至清末民初,更显日薄西山之势。然而,佛教特有的大悲大智品格和大雄救世精神早已融入中华民族的血液,化作无数中国人秉持和扬励的精神生命和文化力量。故此,复兴佛教的思潮薪火相传,代不乏人。清末以来,复兴之风端倪渐显。这主要得益于两方面的力量:一方面的力量由世俗的新潮思想家组成;另一方面的力量则来自法门高僧,其中以寄禅敬安的贡献最为卓著。两方面的力量对太虚和他的人间佛教思想的形成都产生过直接的影响。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敬安和尚与太虚及人间佛教的关系。这里,我们重点看看人们一般不太关注的新潮思想家的作用和影响。

我们知道,太虚和尚是一位佛教革命的积极实践家,同时也是一位学识广博、思想深邃的佛学理论家。他在《新与融贯》一文中自述道:“本人三十年弘扬佛法,旁及东西古今文化思想,是抱定以佛教为中心的观念,去观察现代的一切新的经济、政治、教育、文艺及科学、哲学诸文化,无一不可为佛法所批判的对象或发扬的工具。”也就是说,他融通内学外学、旧学新学、唯识中观、法性法相,在佛学理论上提出了不少精彩的见解。

据《太虚自传》、太虚《致吴稚辉书》等著述,青年时代的太虚,思想十分活跃,与革命僧人、革命党人和“开僧界新学风”的先导者们过从甚密,甚至出生入死,开始关注并了解“向来的中国学术思想不曾详”的新思想,对之产生了强烈的兴趣与好奇。其间,他不仅接触了托尔斯泰、巴枯宁、蒲鲁东、克鲁泡特金、列宁和马克思的一些思想,同时更大量阅读了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章太炎等新派学者的著述,深受其激励而思索佛教革命和佛教复兴的现实道路。

佛教原本是觉悟者的宗教。在太虚生活的那个时代,一如梁启超所指出,“所谓新学家者,殆无一不与佛学有关系”。因为,在这些独具慧眼的新派学者们的认识中,佛法的觉人觉世本性,佛教慈悲、平等、无常、无我的教理,大乘佛教救世利生、自利利他的入世原则,包含有宝贵的、有益于民族图存、社会变革的思想文化品格。早在太虚大师提出佛教革命及人生佛教、人间佛教理念之前,康有为、谭嗣同、梁启超和章太炎等政治家、思想家和社会改革者,在他们为应对民族政治危机和社会人生苦难而推动的改变旧制、革新思想的过程中,就已经把激活佛教的救世度人精神、从佛教教理中获取改变社会现实的精神武器作为他们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

康有为重儒学,但他对佛学了解颇深,对佛法救世利生的精神品格期待尤切。他那部描写“大同之世,天下为公,无有阶级,一切平等”的人类社会远景的著名《大同书》,就是依循佛教“四谛”——“苦、集、灭、道”学说,入世而观众苦,解释现实苦难的种种成因;本着使众生离苦得乐的菩萨悲愿,来阐述他认定的“救人出于人世之苦”的“救苦之道”;最后以圆满极乐的精神境界,来展现了他发动、领导的戊戌变法的社会理想。

“佛学彗星”——谭嗣同接受佛学,是因为佛学博大精深,并且有着“自贵其心”、积极进取的救世精神。谭嗣同擅长华严经疏、追求华严境界,从华严宗的经论汲取养分,并赋予华严佛学以现代精神内涵。在他书写的《仁学》中,谭嗣同直接以华严境界作为自己的政治实践、哲学思求的目标,同时也使用华严宗的一些观念和原则,来充实自己的思想体系,来解说他及其他革命志士所以为之奋斗的政治理想。最终,谭嗣同因参加领导戊戌变法而慷慨就义,故而被梁启超称赞为“真学佛而真能赴以积极精神者”。

梁启超十分推崇大乘佛教“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普度救世精神,“有一众生不得度者,我誓不成佛”,并为此而撰撰写了《论佛教与群治的关系》,强调指出“舍己救人之大业,惟佛教足以当之。”梁启超对佛学的兴趣是受自老师康有为的影响,曾经膺服康有为的深厚佛学功底而在后学者的眼中,梁启超本人的佛学思想则是“富有启发性,富有鼓舞性,富有创造性,富有历史性,富有情感性”。他从“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佛教教义中,看到了刚刚从西方引进的平等、自由诸类观念,认为佛家的教义可以作为应时救世的政治主张和政治改革的思想工具。在《欧游心影录》中,他直陈“禅宗可以称得起为世间的佛教、应用的佛教”。

“唯识法相之学有章太炎”。精通“唯识法相之学”的章太炎依照《瑜伽师地论》等唯识宗经典,撰写《建立宗教论》、《齐物论释》等名著。瑜伽师地,意即瑜伽师修行所要经历的境界。《瑜伽师地论》为大乘佛教瑜伽行唯识学派的根本论书。章太炎强调主张“用宗教发起信心,增进国民的道德”,而他所仰仗的宗教,就是大乘佛教,特别是重瑜伽行的大乘佛教。他认为,只有大乘佛教才能在解救众生苦难,只有具备“头目脑髓,皆可施舍于人”的自我牺牲,才能“以勇猛无畏治怯懦心,以头陀净行治浮华心,以唯我独尊治猥贱心,以力戒诳语治作伪心”。在章太炎的认识中,唯有大乘菩萨道才能为时代提供道德重建的依据,让社会获得安顿世道人心的精神支撑。

正是由于康、谭、梁、章等人对大乘佛教教理的推重以及富有时代特性的阐发,让太虚对佛教教理有了与时代需要相呼应的全新认识,使他的“陡然激发以佛学入世、救世的弘愿热心,势将不复能自遏,遂急转直下的改趋回真向俗的途径”。在《我的佛教改进运动略史》中,太虚大师告诉世人:因为受了“新思想的熏习,(我)把从前得于禅宗般若的领悟和天台宗等教义的理解,适应这个时代思潮,而建立了我改进佛教的思想”,而他的佛教改进运动“也就从此复活了”。

激活佛教教理的精神生命,让佛教传统释放出能够契应时代、作用于社会和人生的文化力量,是太虚和尚继承自敬安大师的宗教宏愿,也是他从社会有识之士的呼唤声中感受到、领悟到的时代思潮对佛教的文化期待。(2019年5月11日)

 

【鹏翔万里】

泪蛋蛋

贺鹏

 

羊啦肚子手巾哟,

三道道蓝,

咱们见面面容易,哎呀——

拉话话难。

脚手架上传下来的《泪蛋蛋》,声音好耳熟,是他,就是他。

倩倩自从那天路过这个建筑工地,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后,就魂不守舍地经常悄悄来这个工地的附近,她要寻找那天喊她的那个人。那天听到喊声,虽然觉得有点耳熟,但出于女性的羞涩,只是抬起头看了看,也没看清楚是谁,就赶快逃似的离开了。晚上躺在床上,慢慢回忆这个声音,觉得是他,就是他的声音。

他是她的高中同学,学习班长,当然也是她曾经崇拜过的偶像,他聪明、好学、肯吃苦,高考前,她还悄悄给他递过一个小纸条,羞得她多少天不敢抬起头来看人……

高考的时候,他是全班最有把握考上本科的人,结果因为父亲采药从山上摔下来在医院急救,他考试心不在焉,最后以一分之差的成绩,没能上线。他父亲去世后,不仅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不少外债,母亲也因为父亲的去世,加上欠债的压力,一病不起。无奈,他只好放弃补习,随村里的几个叔叔去了省城的建筑工地上挣钱去了。

一个在那山上哟一个在那沟,

咱们拉不上那个话话哎呀招一招哟手。

倩倩听到这里,确认是他,她不知在梦里梦见过多少回的初恋男神岳明,她一下就蹦了起来,一边向脚手架上的工人招手,一边喊岳明的名字。

脚手架上的歌声戛然而止,倩倩等了好久,胳膊都招得发了酸,却还是没看见她日夜思念的岳明回应一下。

前几天,岳明站在脚手架上,突然看见工地远处走过一个女的,他一眼就认出是倩倩,于是就站在脚手架上朝那女的拼命地喊,那女的只是抬头看了看,很快就快步离开了。

他对工友说,那个漂亮女生是他的同学。

工友们笑了,就你这样,还有同学?还有漂亮女同学?

他说,真的,真的就是我同学。

工友们又笑得前仰后合地说,就是真的是你同学,人家不是也不理你嘛,和不是还不是一个样吗?

岳明便低头不说话了。

自从父亲去世,家境衰落以后,岳明就有一个愿望,在工地上好好干,多挣钱,还完外债,自己还有一个大学梦,只要能够改变一下身份,他就会大胆地去追求倩倩,倩倩可是他暗恋了好几年的女神,也给他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她漂亮、大方,尽管高考的时候连专科都没有考上,可她是城里人,父母又是公务员,最后不知道怎么七拐八绕地还上了一个本科,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省城。

岳明知道倩倩不是故意不搭理他,下工后,就悄悄在附近打听,终于知道倩倩就在附近的一栋写字楼里上班。

现在倩倩就站在脚手架的下面和他招手并呼喊他呢,他却犹豫了——

工友们都说,你磨叽啥呀,还不快下去,人家在下面向你招手呢。

岳明看了看自己灰头土脸的形象,轻轻摇了摇头,现在地位的巨大悬殊,即使走下去见了面,又能怎么样呢?除了让倩倩心中的偶像瞬间坍塌,还有什么意义呢?

于是,岳明深吸了一口气,放开嗓子唱到:

一个在那山上哟一个在那沟,

咱们拉不上那个话话哎呀招一招哟手,

羊啦肚子手巾哎耶——

三道道蓝哎耶——

咱们见个面面容易拉话话的难。

倩倩站在工地下面,接着大声唱:

瞭见那村村哟,

瞭不见那人,

我泪格蛋蛋抛在哎呀沙蒿蒿林。

倩倩摸了一把眼泪,大声喊:岳明,我知道你爱面子,不敢面对我,可我和原来一样,我爱你——

岳明一惊,心情更加沉重了,一个脚手架上的农民工,难哪——

 

【文友来稿】

在阳光普照的书海中行走

许星

小时候虽然家里很穷,一天三顿连饭都吃不饱,但与祖祖辈辈一样靠背太阳过山的父母却很开通。不仅省吃减用供我读书,还常常鼓励我说:“娃儿哩,爸爸妈妈就是没有知识和文化,所以一辈子都只有当农民的命,你一定要好好读书,把书读成了就可以把‘农皮’脱了,就可以到机关里去坐办公室了。”那时,“知识可以改变命运”成为我最初的读书情结。

记得小学四年级时,看到一个老师的儿子手里有一本连环画,我硬是软磨硬泡,最后一咬牙用十张经济牌烟片外加帮他背书包,把已经翻得破烂不堪的《仇恨》借到手。晚上回到家里,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一看就到鸡叫二遍。虽然意思不是很懂,有些字也认不完全,但画中的那些人物形象却深深地吸引了我。

上初中,语文老师发现我的作文写得不错,就主动借给我一些课外书籍,譬如《野火春风斗古城》、《西游记》、《封神榜》、《三国演义》,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回到家里把作业做完了看、在山坡上放牛时看。经常是只顾看书走到路边的沟里去了,煤油灯把蚊帐点燃了,牛跑到地里把别人的庄稼啃了。当然,我也常把书中的故事断断续续地摆给同学们听,有时还有滋有味给大人摆。同学们羡慕我,大人们也常夸我,说我有前途,父母的脸上也很光彩。

到了高中,我不仅喜欢看课外书,还试着模仿书中的故事、情节、语言和文字自己写。高二,教我们语文的老师去世了,新任老师要我们写一篇悼念的作文。我就以著名作家巍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为蓝本,结合自己的真实感受,一口气写成《停止你送行的脚步吧》,让新任老师拍案,并当范文在课堂上读,还上了黑板报。说心里话,那时我觉得非常荣光。

84年参加工作,我一直在乡上做辅导员,虽然每月只有几十块钱工资,但因为爱书,所以宁可常常吃泡菜,少抽几包烟,也要省些钱去买书。后来,因为文字功底好我被区里一机关看中,单位还出钱送我上了大学。2004年进入绵阳日报社,又圆了我当一名记者的梦想。在报社,经济条件有了好转,我每月都要固定拿出一部分来买书,古典文学、现代文学、中国文学、外国名著都买。读书的方式也从过去的走马观花,单纯追求故事情节发展到对作品的主题、思想、灵魂、细节和艺术的感知和领悟。在阅读中启迪自己的思维,听花朵的声音,写阳光普照的生活。

通过读书,我学会了以坚韧的精神面对困境与失落,以平和的心态面对金钱与荣誉,懂得感恩,学会回馈和以德报冤,不断提升自身素质和文化修养。这些年来,我利用业余时间坚持诗歌创作,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诗歌的精神和理性追求,用新闻的视觉来考量诗人的社会责任。坚持选择具有自己正确思维的想象空间,去对那些感悟、感知的过程进行有效地表述和描绘。用新闻的感知、冲动和责任去弘扬生活的正能量,表现生命的顽强和对美好未来的追求与希望。

一本好书可以增长人的知识,可以历练人的品行和操守,更能激发人的意志。如今,虽然工作繁杂,年龄也大了,但我仍然坚持每天读一个钟头的书,把读书作为一种健康、愉快的生活习惯,把读书作为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因为读书,我的生活充满了快乐;因为读好书,我的人生越来越多姿多彩。

 

梨花赋

许华凌

钟灵毓秀地,物华天宝;政平民阜乡,雪树银纱。四海雅客,九州嘉宾,驱车览胜偏趁旭日;西域经办,东洋商旅,临水观山犹恋夕霞。规划落实,景区初成规模;经略传承,声名远播天涯。八达交通,车水马龙兮,人在驿路;遍山林海,玉树琼葩兮,春在梨花!

梨花清纯兮,浩气明澈,仙材卓荦,天姿灵秀,去粉桃之艳冶,藐红杏之柔弱;梨花坚贞兮,花蕊光华,姿容庄重,品德高洁,发脱俗之绝响,唱醒世之清音。幽幽独立,一腔豪情冲霄汉;依依群处,满怀柔情沁芳馨。皎洁无华,灵秀素雅,天然去雕饰;张驰有度,不矜不伐,虬枝任屈伸。粹炼三冬,雨后寒轻,听春神召唤,花蕾萌发奇丽怒放;繁华数日,枝头香软,任东风漫卷,仙袂翩跹落英缤纷。

梨花多传奇,“记当日、门掩梨花,剪灯深夜语”,知与谁人?梨花更多情,“梨花一枝春带雨”,若个“白妆素袖碧纱裙”。梨花多挚友,“闻道郭西千树雪,欲将君去醉如何”,哪个是君?梨花最相思,“砌下梨花一堆雪,明年谁此凭栏杆”,绕梦牵魂。唐诗宋韵,墨宝风流,皆成遗迹;辽山抚水,风物馨荣,还看当今!

梨花枝上层层雪,梨花谷中处处春。曲径通幽谷,道旁农家特产琳琅满目;玉树开奇葩,坡上梨花芳蕊清秀绝尘。千尺长廊,花伞与风车共舞;万人快闪,游人携歌者同吟。梨花石边,佳人俊美入镜;梨木桥上,倩女娉婷秀身。彩旗招展,诗文大赛弘扬国粹;锣鼓铿锵,文艺节目推陈出新……

乾坤如此清明,堪夸盛世;风景这边独好,当赞仙乡。政通人和,偏僻处今成集市;国富民丰,茅草屋已换楼房。穷乡僻壤除旧迹,荒山野岭建康庄。景区繁荣,催生百业兴起;农家富庶,赢取万户吉祥。

诗曰:乡村旧貌换新颜,绿水青山值万钱。一谷梨花兴百业,赢得沧海变桑田。

 

责任编辑: 洪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