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党议员提出允许”有偿代孕”议案,专家认为议会不会批准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这个星期,加拿大联邦议会自由党议员安东尼•豪斯法泽尔(Anthony Housefather)提交了一份私人议案,提出将有偿代孕合法化,以适应社会的发展潮流和需要。

在加拿大,找人代孕并不犯法, 但不能是有偿的。如果是付费购买代孕则属犯法。但允许向代孕者支付因怀孕造成的费用,如药物治疗或看医生的旅行费用等。

但近年来,加拿大不孕夫妇的比例明显增加, 差不多是每六对夫妇中就有一对面临生育问题。再加上同性婚姻合法化以后,代孕的需求越来越大。

CBC

阿尔伯塔省大奴湖地区的一对夫妇已经结婚三年,但还是没有孩子。 男士叫迈克·布莱克, 女士叫特拉维斯·伍德。他们经过很多努力找到了4000公里外渥太华的一位妇女帮他们代孕。现在代孕的孩子已经9个星期大了, 夫妇俩带着灿烂的笑容向记者炫耀胎儿的超声波照片。他们说, 按照现行法律,他们只支付孕妇的食品和孕妇装费用,但他们希望能为这位给了他们希望的人更多谢意。

但按现行的加拿大法律,如果为代孕支付报酬, 则属于犯法。那意味着最高10年的监禁或50万加元的罚款。

萨斯喀彻温大学公共政策教授阿拉娜·卡塔潘(Alana Cattapan)介绍说:“加拿大在2004年通过的“辅助人类生殖法”规定了代孕和捐献精子和卵子的司法概念。不允许将此作为一种交易, 即禁止有偿代孕和捐精。但这10几年来, 生育科技有了很大发展。

提出允许“有偿代孕”议案的国会议员Anthony Housefather来自蒙特利尔选区 (CBC)

自由党国会议员 安东尼·豪斯法泽尔说 :“定罪是为了消除社会上的罪恶。生孩子或帮助别人生孩子的愿望并不邪恶”。而且 现在关于代孕法律规定不清楚,留下了一个灰色地带。因此出现了有偿代孕的个别现象。这也是为什么他提交议案,建议将代孕去罪化。

一些法案的支持者说,目前的法律限制造成了代孕和捐助者的短缺,迫使一些加拿大人到美国寻找代孕者。

加拿大生育和男科学会前任主席说, “新法案为不孕夫妇打开机会的大门,将有助于在现行法律基础上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帮助”。

这一提案受到了支持代孕的组织,想要孩子的父母和生育行业的欢迎。但他们也承认,此事涉及到有争议的道德领域,影响范围远远超出为代孕者支付带有谢意的费用。

安东尼说,他提交的法案中明确规定了一系列条件,包括代孕者必须是21岁以上, 有自主决定帮人代孕的能力, 不能受到任何胁迫, 而愿意出售卵子和精子的人也必须年满18岁。 

萨斯喀彻温大学公共政策教授阿拉娜•卡塔潘(Alana Cattapan

代孕与器官捐赠性质一样, 不能开这个先例

大多数专家认为,“有偿代孕”议案能够通过的可能性很小,不仅因为联邦议会批准的私人议案少之又少, 还因为如果代孕可以收费, 那就会随之而来引出其它问题,如器官捐赠和献血是否也可以支付报酬。

萨斯喀彻温大学公共政策教授卡塔潘女士说:“我认为加拿大人有利他主义的传统。有偿代孕问题与器官捐赠问题很相似。还有义务献血问题。 目前在安大略省、阿尔伯塔省,和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都在采取行动以阻止有偿献血的企图。我还知道在加拿大参议院,刚刚有一位议员提出要禁止献血的商业化倾向。所以,我认为这个有偿代孕的议案能够被议会批准的可能性很小。此外, 加拿大人愿意也习惯于互相帮助”。

詹妮弗·沃斯戴尔(Jennifer Worsdale)就是一个热心的“利他主义者”。 她自己有3个孩子, 已经5次帮助别人代孕。她说:“能够帮助某人实现他们成为家长的梦想是一种莫大的荣耀,对我自己来说,也是无与伦比的增强体验,”。

卡塔潘还担心, 如果代孕妇女可以收报酬的话,就意味着会有人是为了金钱而帮人怀孩子。但她们不一定知道这要承担更多的高风险。例如,用于刺激产卵的激素可导致高血压、血栓和中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