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虚: 由“空心病”说到“意义治疗”(上)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前些日子,和国内一位从事精神病学研究和精神病治疗工作的朋友视频聊天,我们从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社会突出存在着的一些心理疾病和不健康精神状态,谈到了青年学生群体中出现的“空心病”,谈到了意义缺失对心理疾病及不健康精神状态的不良影响,进而谈到了西方一位名叫弗兰克尔的精神病学家和他的“意义治疗”。

精神病学和精神病治疗,是我完全不熟悉的一个领域。但对于人类不同文化群体的精神存在及其问题,包括各类不正常、不健康的精神性、心理性问题,我一直都比较关心。再说,意义问题本身,意义的生成机制、操作原理及其运用,是自己以前读符号学专业时研习的主要内容。当时,受一位老师的影响,加上自己本有的知识兴趣,我曾把弗兰克尔的部分著述作为符号学不同学科运用方面的参考素材而认真地阅读过,对意义疗治疗学说及其观念特征和理论局限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因此,我和这位从事精神病学研究的朋友之间也算是志趣相投,两个人聊起来还真有点“千杯少”的感觉。这次聊天让我对中国人的精神卫生现状有了更多的了解,由这一现状,也让我有了从跨社会、跨文化理解的角度进一步认识弗兰克尔“意义治疗”的想法。这里,先从“空心病”说起。

 

中国人的精神健康状况日趋恶化,年轻人群精神障碍问题尤其令人忧心,是近些年来有关方面的专家学者及社会有识之士们的一个共识,其涉及的具体内容也常见于中国媒体的新闻报道。

2016年,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的一位负责人在一次演讲中指出:根据一项调查,北大一年级的新生中,有30.4%的学生厌恶学习,或者认为学习没有意义;有40.4%的学生认为人生没有意义;还有一定比例的人因意义缺失而存有放弃生命的念头或有过尝试自杀的举动。作为危机干预者和心理咨询师,这位负责人根据自己的临床经验还发现:一些学习成绩优异、各方面表现都非常不错、且现实生活中并没有经历明显困难、痛苦和挫折的学生,即通常人们眼中的“好孩子”、“优等生”,内心深处也极度地厌恶学习和生活,并伴有经常性的存在空虚感、生活无趣感、人生无意义感、行尸走肉感和强烈的自伤自杀冲动。他把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归结为一些青年学生因价值观缺陷导致的心理障碍,并将这种障碍称之为“空心病”,其核心症状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知道生命的价值是什么,觉得人生毫无意义,对生活感到十分的迷茫。

上述讲演指出的现象和提出的结论,一经网上传播,立即引起了舆论的热议和专家的探讨,“空心病”概念由此而得到广泛的传播。一般人,尤其是年轻的学生们有“人生没有意义”的感觉和抱怨,算不算一种心理障碍或精神疾病,算不算一种人格障碍和身心缺陷,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问题。另外,“空心”的症结究竟是什么,是生物因素,是家庭环境创伤、社会价值观诱导、虚无主义意识形态感染,还是市场社会生存原则压抑,这的确也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不管怎样,作为某一类精神和心理状态特征的描述性概念(而不是作为精确严格的诊断标准),“空心病”得到了基本一致的承认和接受。在这里,空心病所指称的,大体是意义缺失、心灵空虚、自我迷失所导致的情绪低落、精神疲困、兴趣萎顿、快感缺乏、行为动力减退、通常人际关系良好却深感孤独、厌恶人生、有强烈的自伤自杀意念、对生物治疗不敏感甚至无效等症状或状态。这些症状和状态在一定程度上似乎符合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诊断,但据北大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那位负责人介绍,通常人们所使用的药物治疗、电休克治疗、心理治疗对这些症状都没有效果。空心病实际上既包含一般性神经症和人格障碍表现,又有着更复杂的症结,因而更难治疗、更不易把握。

“空心病”或者说“空心态”普遍且日益严重地存在于包括年轻学生在内的社会不同人群,极大地影响和妨碍着人们的正常学习、工作与生活,是今天中国的一个不容置疑的社会现实。如何认识和应对空心病,用什么来填充人们的心灵空洞,怎样才能让空心病患者或处于空心态的人们感受到存在的意义,导致空心病的复杂症结究竟在哪里,是目前中国精神病学研究者和精神卫生专家们正在思考的一系列问题。在我们看来,空心病问题能引起广泛的热议和追问,特别是把空心病与“意义”——人类千百年来探寻着、体验着的这个古老问题联系起来思考和研究,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未完待续)2018-03-26

(撰稿: 《七天》评论员 步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