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斯汀 特鲁多的噩梦

IMG_256

总理特鲁多(中)魁北克省长库亚尔(右)和安大略省长怀恩。Sean Kilpatrick摄,2017-10-03,加拿大新闻

假如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有权力拯救加拿大联邦两个盟友中的一个,而他们今年连任的机会并很不很确定,那么会是魁北克的菲利普·库亚尔(Philippe Couillard)还是安大略省的凯瑟琳·怀恩(Kathleen Wynne)呢?

直到这个选举年为止,答案是很明显的,不仅仅是对自由党的联邦政府。

从渥太华的角度来看,魁北克联邦主义政府的失败被认为是全国较为关注的问题,比起在安大略省40多年来的任何政权更迭都更为重要。

事实上,特鲁多的前任常被期望要加倍努力以阻止魁北克一个主张主权独立的政府出现。就在4年前,当时的总理史蒂芬·哈珀恳求他的反对派竞争对手和其他省长避免向马华(Pauline Marois)的魁人党少数政府提供公民投票和连任的“火力”。

今年事情有惊人的不同。

魁人党排名第三,并将至少其公投计划暫時擱置,直至2022年。随着主权支持的衰落,该党正在政治领域挣扎保持中心位置。无论魁北克选举的结果如何,它都不会预示要恢复团结战争的。

在魁北克秋季投票中魁人党复活的不确定性也不足以激发国会山庄自由党幕后的恐慌,自由党担心的是6月份安大略省可能会出现一个多数保守党政府。

总的来说,特鲁多的自由党人很希望菲利普 库亚尔连任。与他的前任相比,他是联邦政府非常随和的合作伙伴。

但说到底,特鲁多在魁北克自由党与当前领先的魁北克未来联盟党的斗争中并没有真正的猛犬。

魁北克未来联盟党创始人弗朗西斯·勒高(Francois Legault)在建党的过程中放弃了主权独立。如果他不能说服联邦主义者的选民他的转变是真实的,他就不能赢得秋季选举。他不会给选民留下这样的疑问,那就是将魁北克竞选变为针对一个受欢迎的联邦政府的战争。

在他的家乡,特鲁多的满意度仍然很高。他的自由党在魁北克投票意向竞争中获得两位数的领先优势。在另外三个人口众多的省份,情况并非如此。

特鲁多的团队与勒高团队很少或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到目前为止,他们之间也没什么恶感。

两党对少数群体的宗教的确存有深刻的分歧。这也是魁北克和联邦自由党意见不同的一个问题。最后,法院可能会解决这个问题。在魁北克未来联党盟胜利的第二天早上,两方将会书写新的一页。

与此相比,今年春天安大略省将是特鲁多魔力逐渐消失的一省。

安大略省是目前联邦自由党运气下降触底的一省。广大选民对凯瑟琳·怀恩的自由党的厌倦,可能会影响对联邦投票意图的数字。其实安大略省长长期以来一直不受欢迎,直到现在才影响特鲁多在该省的地位。在此基础上是另一种反作用,即杜鲁多总理的表现也正在加剧怀恩的麻烦,就像看似合理的了。

与勒高相比,安大略省保守党领导人道格 福特(Doug Ford)非常乐意参加反特鲁多运动。

6月份的保守党胜利不仅会让两级政府在碳定价和气候变化的问题上陷入碰撞。如果福特成为安省省长,他可能对特鲁多建立一个国家医药中心的计划或以他的名义承诺与加拿大土著人的关系都不会买账。

此外,上至总理办公室下至自由党部长办公室,聚集在特鲁多政府幕后的很多都是安省议会的老将。比如上月负责制定联邦药物治疗计划路线图的前省卫生部长埃里克·霍斯金斯(Eric Hoskins),便是最近从安大略团队高调进来到。

明年秋天库亚尔的失败将迫使特鲁多与一个不太熟悉和更保守的魁北克合作伙伴打交道。但6月份安大略保守党的胜利将使现任联邦政府和加拿大最大省份所建立的联系毁于一旦。(作者为《多伦多星报》专栏作家,文章原名“Welcome to Justin Trudeau’s nightmare”, 2018-03-25)

Chantal Hebert 著; 九儿译; 列夫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