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松: 赢得贸易战的唯一途径就是避免它的发生——介绍卡拉贝尔的美中贸易战看法

正当美中贸易战云云密集之际,我阅读了不少有关这方面的报道与评论,读后都让我深感沉重、担忧和悲观;不过,有一篇却与众不同,不是因为我同意他的论点,而是它让我读后另怀一种充满希望的心情,如迎面而来的春风。

作者扎卡里·卡拉贝尔(Zachary Karabell)是一家上市金融服务公司Envestnet的全球战略负责人,著作有《领先指标:统治我们世界的数字简史,2014》(The Leading Indicators: A Short History of the Numbers That Rule Our World,2014)。他也是美国著名网络杂志Politico的特约编辑。这篇评论就是在Politico发表的,题目是《如何与中国赢得一场贸易战》(How to win a Trade War with China,2018-04-07)。

作者卡拉贝尔从经济结构和贸易统计数据去看美中贸易战,结论是:美国不可能出现强势,中国也不可能走弱。所以,他建议:特朗普赢得贸易战的唯一途径就是永不进行贸易战。下列是卡拉贝尔的主要论点和主张。

卡拉贝尔:如何与中国赢得的一场贸易战?

特朗普说得没错,美国并没有与中国展开贸易战。

至少,到现在还没有。只是随着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言论纷争,新闻报道令人喘不过气,让人感到关税战似乎已经开始了。其实,美国还没有征收任何新的关税(对钢铁和铝出口征税的若干国家外)。就目前而言,战争只不过是言语上罢了,如果这是最坏的情况的话,这对整个地球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赢得贸易战的唯一途径就是避免贸易战发生。

可是,对很多人来说,言行之间的界限几乎全已消失了。从特朗普3月初在推特(Twitter)上的虚张声势开始(“贸易战好,很容易赢”),继续宣布关税首先针对钢铁和铝,然后对中国进口约500亿美元产品,接着在上周四进一步增加1000亿美元进口产品,震动整个金融市场,每次新的声明大幅抛售,从美国政府首先发布的详细清单和中国政府发布的详细清单开始。

但让我们对现况核实一下:美国3月初宣布对全球钢铁和铝进口征收的税款于3月23日实施,但所有美国钢铁进口中有50%是来自巴西、韩国、墨西哥、加拿大和其他国家都被豁免了。中国随后宣布对3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征收高达25%的报复性关税。可惜,报道并没有说清楚:对3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25%的关税仅达7.5亿美元。美国对全球钢铁和铝征收50亿美元关税,而中国的报复反应关税不足10亿美元。怎么会这样的?这占美国近19万亿美元经济的比例不到0.0003%。作为美国和中国联合经济体的比例,这个数字也是微不足道的。

刚才的话是我们大多数人正确担心的行动的一个影子,更重要的是,我们都应该深吸一口气,并且共同努力,将威胁、咆哮和适度行动与反映20世纪30年代的全球贸易战区别得清清楚楚。1930年臭名昭着的Smoot-Hawley法案对近2万种产品征收近60%的关税,导致美国与世界的贸易额下降近75%。那是一场贸易战。而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可能是贸易战的第一个迹象,但我们离开真正的冲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那是我们最好的时机不能让它进一步发展的。当然,特朗普白宫在这个舞台上也许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出路,大声放话,带根小棍子。而中国方面,对广泛关税威胁一直是对等的反应,同时也认为现在是修改许多过去做法的时候了。美国宣布关税的主要目标之一是报复中国多年来的强制性知识产权转让和在中国建立生产线或企业的公司必须拥有一个拥有重要股份的中国合资伙伴,然后将知识产权转让给他。

中国在公布自己关税清单的同时,高层政府官员也表示愿意重新考虑过去的商业贸易做法。

因此,美国新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本周曾多次表示,不会有关税,也就不会有贸易战。如果今后几个月的情况确实如此(并且依据法律,实际上非钢和铝关税几个月后才能实施),那么白宫将成功地将关税威胁作为迫使美中双边经济关系发生一些变化的有效工具。毫无疑问,特朗普将会把它视为胜利的。

然而,结束多年来中国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努力,对于确保美国在未来几年的竞争力或繁荣仍然将无济于事。中国市场对美国商品更开放也没用。中国正在成为一个国内市场经济强国,为自身提供了大量所需,同时将数百亿美元投入人工智能研究、清洁能源创新和下一代电信,以及它打算投资于全球和国内基础设施数万亿美元。美国的关税可能会让中国感到恼火,并且它们可能会削弱7000亿美元的美中贸易,但最终结果并不能再成为20世纪50年代世界其他地区奋力追赶的全球强国。

贸易统计数据存有很大的问题:我们倾向于注意数千亿美元的美国赤字,实际上,很大一部分名义上“中国制造”的产品是美国公司物品在中国装配的,然后在美国销售。iPhone或许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它被公认为是美国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其宣布进口价格超过200美元,但正如许多经济学家所指出的那样,其中只有一小部分零件或配件是在中国制造的。其余的分布在全球的供应商和苹果公司本身,但神秘的“原产国规则”使它看起来不是这样的。几乎所有农产品除外的产品都是如此的。

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对美国商品的可能关税会比美国对中国商品的关税造成更大伤害的部分原因:我们的猪肉和大豆基本上都全在美国生产的,而中国进口的产品大部分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国公司外包公司的部分产品。

关税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中国是美国商品增长最快的出口市场,也许是美国服务行业最大的潜在市场。这些服务包括到美国旅游的中国人以及在这里学习的中国学生,他们的经济波及效果肯定报告不足(例如,一位中国学生付租金没有贸易数字中出现)。而这些数字并不包括中国利用其盈余美元在美国投资数百亿美元以购买公司,也没把美国债券投资1亿美元算进去。

所有这些有希望的、快速增长的经济渠道都不仅受到美国关税的威胁,还受到许多白宫政策的影响,这些政策使得美国不那么热衷于外资和商业。其中包括对学生签证的限制更加严格,以及对外国投资的限制更多,例如最近一笔1000亿美元的半导体交易告吹,高通(Qualcomm)被一家在中国有深厚业务的新加坡公司收购。是的,正如美国政府喜欢提醒的那样,美国仍然是一个与其他国家不同的全球市场,但随着多个经济中心的兴起,美国不再像以往这样了。外国和企业拥有比以往更多的选择和更多的市场,美国创造的摩擦越多,这些选择就越有吸引力。

因此,以一系列无生气的行动开始贸易战是最终的错误。它干扰了美国30多年来全球发展最快的进口和出口市场之一,除了保护已经非常脆弱的美国本土行业和消费者之外,没有产生足够的实际收入来改变美国市场。作为拥有自己知识产权的国内创新者,中国未来的发展道路很难遏制,因为与以往不一样,中国的知识产权对美国的依赖程度越来越低,并且惩罚中国承担了无法追溯扭转的行为也失去效用。

鉴于中国经济性质的巨变,即使这些滥用行为继续下去也不会有太大影响,但中国方面的一些调整至少会恢复美中两国之间的某种程度的信任。这当然是最好的。与可能造成的更大伤害相比,这在如此的威胁来说也算是一小步的改善。另一方面,如果我们确实陷入实际的贸易战,美国不可能出现强势,中国也不可能走弱。特朗普赢得贸易战的唯一途径就是永不进行贸易战。

小结

也许特朗普、他的幕僚们与大多数美国人并不十分理解或不愿理解中国人民对外来欺凌的反应。毛泽东曾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最近中国财务部发言人高峰也在一个记者吹风会说:“中国人的做事方式是,我们不会挑事,但如果有人挑事,我们会坚决应战。中国人办事历来是十分认真的,我们一定会说到做到。”

今天,特朗普和其他美国高官们到处发言,美国并没有与中国进行贸易战。但中国政府和人民恐怕不会这样想,媒体已开始使用这个术语了。也许不会有贸易战;也许这是特朗普以商人的惯用方法处理国际大事。然而,中国已不是过去软弱的中国,它拥有足够的资源来反击的。这里是有红线的,一旦跨过,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寄语特朗普,此时此刻,世界最迫切需要的是谈判、谈判、再谈判。(2018-04-10)

 

(撰稿:《七天》评论员 刘伯松 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