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克·宙小传(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现代以色列的建国,是建立在巴勒斯坦人的痛苦和牺牲上的。耶路撒冷是一座历史名城,也是不同宗教的圣地,其地位问题一直没有最终解决。克拉克之所以要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很重要的原因是讨好加拿大境内的犹太人,在舆论和资金上获得支持。(加拿大的三大媒体中,中心位于西部地区的“环球新闻”由犹太家族所掌控。这一家族是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者。)在加拿大的政坛上,各种不同的势力在进行着角逐,这些势力包括宗教的,种族的,区域的,看似简单的政坛,其实很复杂。

在克拉克执政后,他的这两项承诺都没有付诸行动。为了减少财政赤字,他不但不减税,还要征收新的燃油税,为此,他与当时的安大略省省长公开产生了争执,也引起安大略省选民的不满。他的关于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计划也没有实现。在不到一年的执政时间里,克拉克的执政记录并不理想,给人一种摇摆不定,出尔反尔的感觉。这与他的少数党政府受到限制有关,也与进步保守党缺乏执政经验有关。在实行普选的政体中,一个政党如果长期在野,虽然也有影子内阁,但往往形同虚设。一旦真正执掌朝纲,在最初的一两年里会因为缺少管理经验和实干人才而陷入混乱。

1979年12月,克拉克政府的财政预算案在国会未获通过。在表决过程中,进步保守党的三名议员因为不同的原因没有出席,而在上次选举中失败的自由党议员一改平常垂头丧气的面貌,全部出席。已经公开宣布要退休的特鲁多在幕后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按照惯例,财政预算案未获通过,意味着克拉克政府没有通过信任投票,加拿大需要新的大选。克拉克对于处处遭受掣肘的少数党政府原本不满,因此可能欢迎新的选举。而特鲁多审时度势,宣布终止退休的打算,领导自由党进行新的大选。

大选于1980年2月举行。在上一次的选举中,进步保守党的口号是“改革的时刻——给未来一个机会。”在这次选举中,进步保守党的口号是“真正的改变值得公正的机会。”然而,克拉克政府在台上的表现却难以使选民相信真的变革会发生。此时,魁北克独立的阴霾又重新凝聚,特鲁多被更多联邦主义者寄予厚望。在这次选举中,自由党重新成为执政党,进步保守党又坐在了反对党的席位上。

1983年的进步保守党党魁选举中,充满了诡谲的气氛。克拉克败北,莫罗尼成为进步保守党的党魁。1984年,在莫罗尼成为加拿大总理后,克拉克成为内阁成员,主管外交事务,在反对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反对美国入侵尼加拉瓜,开启北美自由贸易谈判等诸多外交事务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93年,进步保守党在自由党和从自身分裂出去的改革党的双重夹击下,选举严重失利。克拉克退出政坛,组建了自己的咨询公司,同时担任教职。1998年,在进步保守党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克拉克重出江湖,当选国会议员,在国会中领导只有16名议员的进步保守党。2002年,他不堪党内纠纷而宣布将退出政坛。然而,当新当选的进步保守党党魁麦凯先生宣布进步保守党要和加拿大联盟党(即以前的改革党)合并时,克拉克坚持以一名独立议员的身份留在国会,直到任期结束。在他告别政坛的时刻,他为进步保守党的消亡以及保守党已经被极端右翼势力掌控而惋惜。

老百姓的心里都有一杆秤,来衡量政客的操守。在许多加拿大人看来,和其他政客不同,克拉克更多地考虑加拿大的国家利益,而非个人得失,因此,退休后的克拉克获得了人们更多的好评。或许克拉克不是一位好的政治领导人,但却是一名好人。(全文完)(本文完成于2018年2月)

(撰稿:《七天》评论员 洪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