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众筹 | “课外补习学生过亿”成全民痛点 代表委员建言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作者:邵宁 江跃中

图说: 胡卫希望,这一代学生,是疯狂刷题的“最后一代人类”。视觉中国 图

没想到,孩子补课这个话题,今年全国两会还未开就火了!在前天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王国庆谈到了减负和课外培训的问题。王国庆指出,应该让课外培训成为学生素质教育的补充,而不是变成强化应试的“助推器”、家长和学生负担的“增压器”以及某些人谋取暴利的工具。

全国课外补习学生过亿

中国基础教育负担过重,几成全民痛点。校外补课,不仅加重了中小学生的课业负担,也成为不少家庭日渐沉重的经济负担。最近,《半月谈》刊发的《补课有多贵?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一文被各媒体纷纷转载,也刷爆了朋友圈。在今年的上海两会上,一位代表也说,补课费用直追住房按揭。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胡卫引用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介绍说,目前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已经成长为一个体量巨大的市场。2016年,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辅导机构教师规模700万至850万人。

胡卫指出,一些教育培训机构良莠不齐、乱象丛生,缺乏有效管理,不利于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不利于青少年学生的健康成长。全国政协委员、华东师范大学副校长戴立益也认为,许多培训机构利用设置灵活、授课多样、宣传广泛,加上通过举办各种杯赛等手段,严重误导了广大的家长和学生。两位委员呼吁,必须下力气整治培训乱象,规范课外补习市场。

推行负面清单规范市场

胡卫带来一份规范校外教育培训市场的提案,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加强对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资质管理和审核,通过制订和完善有关政策制度,引导校外教育培训行业有序、健康发展。反对拔苗助长式的教育方式和义务教育学校教师从事盈利性辅导。

戴立益建议,应该推行负面清单,让民非教育培训机构走向规范有序。这负面清单包括:民非教育培训机构设置、举办者和办学者的从业资格、自由教师身份认定与从教资格考核、盈利收入与有关租借场地的公司分配取利等内容。“强化教育督导与执法联动的机制,从源头上遏制和堵住乱办班和乱办学的问题。”戴立益说。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表示,江苏已在拟定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方案:关掉一批条件不具备、安全环境存在巨大隐患的校外培训机构;为培训条件具备的机构补办准入证,对条件不具备的终止教学活动;严格要求校外培训机构在营业范围内开展教学活动等。

流水线式刷题应摒弃

不可忽视的是,培训市场的兴旺,与家长的焦虑心态有关。几乎每个家长都不愿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人人都想让孩子进名校,学生被迫参加各种补习班,出现了“学习成绩越好越要补课”的怪现象。

胡卫呼吁,在这个科技创新一日千里的新时代,人们习惯的生产、生活方式正在被颠覆,很多传统职业都将面临消亡。作为政府、社会、学校、家庭的任何一方,再不警醒,就可能被时代所抛弃。希望这一代学生,是疯狂刷题的“最后一代人类”。“尽快摒弃流水线式刷题教育法,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刻不容缓!特别期待有关方面能够对学生减负作出更全面、综合、系统的制度安排。”

新民晚报特派记者 邵宁 江跃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