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ie Willoughby:“特朗普总统不会缩小我的真相”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IMG_256

社交媒体这个玩意儿,如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可以说是神通广大,无孔不入,假的可以说成真的,无的也可以说成有的,还可以“破旧立新”,甚至“更换政权”,比如特朗普团队就是巧妙地用了它来胜出希拉里的(可见上一期本版刊登九儿译的《社交媒体的政治欺骗越来越复杂》)。

不久前,有人称为“第二次民权运动”的“黑人的命重要”(“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突然兴起,并很快地便蔓延整个美国。主要的推动力也是社交媒体。

去年10月,一个专门集中在性侵犯和骚扰的新运动在美国出现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通过社交媒体,它很快地便在美国各地展开活动,甚至席卷全球。同时,影艺界、政界、媒体界……的一些著名人物一个一个“榜上有名”,包括好莱坞金牌制片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上星期,这个#我也是(#MeToo)运动闹上总统府和白宫了。

故事是这样的:负责每天把重要文件递交特朗普总统过目的白宫职员秘书——这个职位被称为“白宫的精神中枢”——罗布·波特(Rob Porter)的两位前妻——科尔比·赫尔德呐斯(Colbie Holderness)和珍妮·威洛比(Jennie Willoughby)——指控他身体和精神虐待,并向媒体显示眼被打打肿的照片(首任前妻)和二任前妻的三天紧急保护令及其他证据。但罗布否认这些指控,并在事件公开后辞去他的秘书职位。在他辞职前,从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John Kelly)到总统特朗普都极力赞扬和支持他,认为他的确是一个难得的人才。但他的另一面却是一个恶魔(首任前妻的话)!

即使政府坚持说特朗普总统“支持家暴受害者”,但到目前为止,白宫对她们只字不提,尚未与她们两人接触。同时一周来,白宫处理此案自相矛盾,几乎每天都有不同版本的陈述。

我偶尔在网上读到威洛比在《时代》周刊写的一篇文章,觉得她思路清晰,合情合理,并表露出作者发自内心的真情真话。她说,尽管特朗普等对她们不理不睬,但这不能缩小她的真相,因为“我的力量和价值并不依赖于外部的信念——真理是存在的,不管总统是否接受它。”她也谈到曾经对自己的怀疑、彷徨和挣扎。最终,她终于站了起来,公开讲述和分享自己的经历。这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呀!

她说:“我们正处于历史的关键时刻,有三件事情我知道是正确的:哪里有愤怒,哪里就有潜在的疼痛。哪里有否认,哪里就有潜在的恐惧。哪里有虐待,哪里就有掩饰。”

我觉得应该加多一项: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最后,她呼吁“那些目前处于虐待情况的任何男人、女人和儿童,请记住:这是真的。你不是疯的。你不是孤独一人。我相信你。”

我相信你。这应该是#我也是运动的另一口号吧!

站起来吧,受家暴虐待的人们!(2018-02-13)

附文

“特朗普总统不会缩减我的真相”

珍妮·威洛比(Jennie Willoughby)著

刘伯松译

IMG_256

珍妮·威洛比在CNN的一个访问

上周五,我和一位朋友看着美国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坐下,称赞我的前夫罗布·波特的工作,并祝愿他未来成功。我不能说我很惊讶。但是,当唐纳德·特朗普重复两次罗布宣称自己的无辜时,我即时愕了一下。他在强调这一点的意图是什么?我的朋友对我说:“美国总统正在说你是个骗子呢。”

对的。事实也的确如此。

上周六早上,随波特的另一个白宫职员因前妻指责她被虐待的故事而隔夜辞职后,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写着:

IMG_256Donald J. Trump@realDonaldTrump

Peoples lives are being shattered and destroyed by a mere allegation. Some are true and some are false. Some are old and some are new. There is no recovery for someone falsely accused – life and career are gone. Is there no such thing any longer as Due Process?

10:33 AM —— Feb 10, 2018 10:33 A M

“人民的生命正在被单纯的指控破坏和摧毁。有些是真的,有些是假的。有些是旧的,有些是新的。对于被诬告的人来说,没有任何补救措施——生活和职业都消失了。难道正当程序已经没有了吗?”

他又来了。言辞如“纯粹的指控”和“诬告”的意思,暗示着我是个骗子。那科尔比·赫尔德呐斯(Colbie Holderness,波尔特的首任妻前妻)也是个骗子。那罗布在白宫所做的工作比我们的心理、情绪或身体健康的价值更高。那他的专业贡献比真相更是有值得。那虐待是值得质疑和怀疑的。

每个人都想谈谈白宫和以前的同事如何捍卫罗布。当然,他们都做到了!他们重视和尊敬他。如果他们相信他们所认识的人的一切都是真的话,真相是不搭调的。真相将是可怕的。而否认是比打击更容易。

每个人都想谈谈特朗普如何暗示我是不值得相信的。仿佛特朗普是善良和宽容的典范。仿佛他坦然承认自己的不足,表明对他人的同情和关注。我原谅他。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力量和价值并不依赖于外在的信念——真理是存在的,不管总统是否接受它。

我觉得这里的问题是比特朗普,或约翰·凯利将军(General John Kelly),或沙拉·赫卡比·桑德斯(Sarah Huckabee Sanders,白宫新闻秘书,即新闻发言人——译者),或参议员奥林·哈奇(Orrin Hatch),或哈尔普尔·希克斯(Hope Hicks,白宫战略传播总监,波特新的女朋友,也是为他辩护新闻稿起稿人——译者),或其他任何人相信我或为罗布辩护等更深的。全社会都有解决我们最糟糕秘密的恐惧。(问问任何非裔美国公民吧)。仿佛我有一个社会性的盲点,创建一个理解的障碍。整个社会不承认虐待的现实。

回避、否认或掩饰虐待的倾向从来不是真正关于权力、或金钱、或权势老人俱乐部的。这是比它们更深。社会是下意识地让我们以质疑态度对待虐待的受害者,而不是为难施虐者。我把它叫做基于剩余、清教徒的一个集体协议的无知否定:虐待是一个不舒服的话题。

最近“#我也是(MeToo)运动”的出现,接着一连串性侵事件被暴露了,甚至连我也发现自己质疑原告者。我几乎让我的社会制约条件重写我内心知道的真相:虐待是可怕的、令人沮丧和有辱人格的。它在把你的自尊和自我价值逐渐凿掉,直到你不确定你对现实的版本真假分不开。

如果有人找到了力量和勇气挺身而出,他或她是可以相信的,因为该声明只是经过了一场艰苦的战斗重生后才发出来的。

归根结底,这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这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白宫的语气也很清楚表明了这一点。如果一个国家最强大的人都不相信我被虐待的故事,尽管大量证据都摆在面前,还会有谁能希望被听到的呢?

我们正处于历史的关键时刻,有三件事情我知道是正确的:

哪里有愤怒,哪里就有潜在的疼痛。

哪里有否认,哪里就有潜在的恐惧。

哪里有虐待,哪里就有掩饰。

虽然我可以同情我的前夫和承认他需要帮助,我不会容忍虐待。虽然我可以理解特朗普总统和凯利将军怀疑他们的金童的这种反形象,我不会容忍他们选择支持他。

尽管总统和白宫继续不理睬我和科尔比,我想向你们保证,我的真相并没有因此而缩小。我拥有我的故事,现在,我已经被迫分享,我不愿意为他人掩饰任何什么了。对于那些目前处于虐待情况下的任何男人、女人和儿童,请记住:

这是真的。

妳不是疯的。

妳不是孤独一人。

我相信妳。

(珍妮·威洛比是罗布第二任前妻,本文原名“President Trump Will Not Diminish My Truth”,发表于《时代》周刊,2018-02-11)

(撰稿:《七天》评论员 刘伯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