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诗写在黄河之水浸湿的经卷上(组诗)-【全球华人话兰州】优秀文章选登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位于兰州市的百年黄河老桥——中山桥,有“天下黄河第一桥”之称

石佛沟国家森林公园,位于兰州市七里河区南部的阿干林区内,面积6373公顷。全园由石佛沟、天都山、大沟三个主要景区组成。图为兰州石佛沟灵岩禅寺。李健-摄

孙立本

兰州水车

涡轮旋转,一面光滑的镜子

一朵朵盛开的水花

天上的水,流进黄河

河边提水的人,转动水车

把一轮落日,提在桶中

无雨的夜,另一轮月亮

也挤进桶中,提水的人

他惊异于一架孤独的水车,像表盘

抵达生命的尽头尚需时日

一架老水车,转动的齿影里

借一面光滑的镜子隐身

竹林沟

竹林沟里,绿翠翠的竹子

在时光里节节升高

零星的几棵矮竹,若春天里

一日中的半日

颤栗的蓝在天上,蓬勃的太阳

是我们离别后,再一次重逢时

泪水中的那一颗

结晶的盐

飞溅的泉水散在胸膛里

这小小的微澜,它要盛着

怎样一座金城的湖泊

又要将我们,溶于哪一片天空的水域

有鸟掠过,傍晚的寂静,变得更轻

竹林沟的脸庞被风吹起皱纹

旋转着,像一卷抽丝的茧

让我们对易逝的光阴缴械

石佛沟

大风就要脱掉氅衣

石佛沟的石头,更像一种

高原粗硬的喉结

从泥土开始,一川作物

开出潦草的命运之花

石佛沟就是石佛沟,河流的镜子里

我照澈自己混沌的心

月光恢复成最初的水

星空鸣响着

一条黑亮的发辫,正是隐身的大地

我瞥见了故乡,亲人

石头和悲伤以外的云海

五眼泉(一)

五眼泉,像清澈的光阴

无声的载着整座五泉山

流向远处,不再返回

五眼泉,终会在人间烟火的涤荡中

溶解我们身上的尘土

苍凉的内心

五眼泉,灌溉一树的繁花

果实就能走到秋天

五眼泉,冲洗记忆的云朵

忧伤就会彻底遗忘

五眼泉,泛着银子的光,大地朦胧

瞧,五泉山的月光

走得多么轻——

五眼泉(二)

这是五眼泉。一个太阳的正午

皋兰山麓出生的五粒金子

草尖上五滴静止的露水

五眼泉,其中一眼是骠骑将军落在大地的

一朵泪花。我擦亮它

五眼泉,像一声问候

把身后埋首于绿荫的青山唤醒

五眼泉,泉壁映出青苔

那是心抵达了春天

泉底留下记忆,那是甘与苦并存的生活

落日如陶

湾子石结构建筑遗址  ,朴素的陶

生活在过去,带着泥土,价值和

青灰的月光

落日如陶

我把诗写在,黄河之水浸湿的经卷上

黯淡,充满尘埃。没有文字

——只有时间,和空空

荡荡的风

西果园

黄昏欲睡,晚市未启

金城大地,被慵倦的夕光吹割

屋舍低垂,果园出现

溢散出香,意外的惊喜、重复

秋波流盼,望梅止渴——

我饮下这一颗苹果、石榴、葡萄

把握现在,过去的已成既往

一树晶莹、繁华,结在时光枝头

那么漫不经心

爬行的大巴车上,西果园

我垂涎你,迷醉的芳菲

分享: